美国大法官之死凸显“三权分立”悖论

  美国最高法院由9名大法官组成
 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?斯卡利亚在一次狩猎之旅中平静辞世,却把进入大选季的美国政坛搅得更无宁日。盘绕斯卡利亚的继承人选,支配美国社会的重要权力――白宫、国会、政党、游说集团、意见首脑等展开狂热对撕,撕开了美国式“三权分立”的实妄面纱。   许多美国人觉得,享年79岁的斯卡利亚走的“不是时候”。其一,作为美国司法界保守派重镇,斯卡利亚去世打破了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保守派相对自由派临时保持的微弱优势;其二,今年恰逢美国大选年,谁来继承斯卡利亚,其对美国政治和社会的影响甚至不亚于谁是下一位总统。   美国最高法院由9名大法官组成。依据美国的“三权分立”制度设计,大法官由总统提名后,需经参议院投票赞同才能出任,大法官可终身任职,除非任内发现严重节操问题遭国会弹劾。美国最高法院历史上100位大法官中,只在1804年有一名大法官遭弹劾后辞职。   在美国这个人种、文化、阶级、宗教、利益群体、意识形态极度多元甚至相互对立的社会,由于最高法院对几乎所有严重价值判断问题拥有最终裁决权,最高法院和大法官的影响力怎么说都不为过。上可以影响总统人选――2000年总统大选陷入计票争议后,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乔治?W?布什送进了白宫;下可以影响普罗大众生活――由于斯卡利亚等保守派对持枪权利的顽固维护,尽管主流民意支持控枪,但美国社会至今未能从司法层面对枪支泛滥做出有效管束。   大法官人选如此重要,以至斯卡利亚去世未久,美国政坛就盘绕继任人选开始了激烈争夺。即将卸任的奥巴马总统第一时间表态,将尽快提名斯卡利亚继任人选,但控制参议院的共和党人立时呛声,称奥巴马应该把提名机会留给今年11月选出的下一任总统。共和党还威胁说,即使奥巴马提名,参议院也将拒绝审议。民主、共和两党重要总统竞选人、各种游说集团、舆论平台也纷纷发声,或挺奥,或附和共和党。   然而,包括奥巴马和民主、共和两党在内,争夺斯卡利亚继任人提名话语权的背后考量只有“政治利益”,与三权分立和“司法独立”并无多少干系。   奥巴马在乎的是,自己下台后,诸如“奥巴马医改”、控枪行政令等政治遗产会否遭最高法院推翻。民主党在乎的是,最高法院能否翻开自由派占上风的历史一页。共和党则不仅在乎维持最高法院保守派传统优势,更想借此给奥巴马和民主党一点颜色看看,并试图将“斯卡利亚继任问题”纳入大选议题,从而重新激发因预选四分五裂的保守阵营的连合和斗志。   制度是死的、人是活的,标榜平衡、公正的美国式“三权分立”也未能例外。总统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偏好,政党和府院势力消长,大法官本人的宗教背景、价值偏好甚至如狩猎之类的个人嗜好等等,这些制度之外的客观要素和个人色彩无一不在影响和塑造权力架构――而这种影响和后果,很多时候无关民意,甚至有违民意。有时则会导致令人无语的政治现象。例如,被最高法院保守派送进白宫的小布什在任内提名了有“史上最保守大法官之一”之称的塞缪尔?阿利托。   在最高法院干了30年的斯卡利亚被誉为最渊博、最有才华的大法官,但就连他也曾在判例附议中抱怨,最高法院其实是一个9人组成的精英俱乐部,在诸多司法判例实践中缺失社会代表性。   盘绕斯卡利亚继任人的炽烈政争、党争和权争,给斯卡利亚这个敏锐的观察结论新增一个大号注足。(纪时平)